<tt id="mseqo"><menu id="mseqo"></menu></tt><tt id="mseqo"><tr id="mseqo"></tr></tt>
<object id="mseqo"></object>
<tt id="mseqo"></tt>
<tt id="mseqo"></tt>
<tt id="mseqo"><rt id="mseqo"></rt></tt>
<samp id="mseqo"></samp>
<object id="mseqo"><option id="mseqo"></option></object>
<tt id="mseqo"><tr id="mseqo"></tr></tt>
 
 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>文化沃野
 
寂寞的左手鐮
來源:技術質量部 劉勇 發布時間:2019-07-08
  

  循著端午的葦葉香,在濕熱的南風中,又瞥見了那滾燙的麥浪。依稀聽到的聯合收割機的鳴響,將我帶入記憶中的麥收,憶起父親的那把左手鐮,仿佛看見父親拿著那鐮刀在地里奔忙……
  小時候,村邊的麥田要靠人力收割。父親是村里割麥的好手,常常把別人遠遠地甩在麥攏之后。父親把這榮譽都歸功于他那把鐮刀,那把專門打制的左手鐮。因鐮刀一般都是單面開刃的。普通的鐮刀只能右手操作。聯產承包后,左撇子的父親,便跑到幾十里外的平谷的鐵匠鋪,專門打制了那把沉沉的左手鐮。父親說他鐮刀的鋼好,手指輕彈刀背,余音會在耳邊久久回蕩;父親夸他的鐮刀把好,結實的榆木經久耐用,光滑的手柄上已刻出手印的紋路;他卻不說鐮刀的價格也好,價格是普通鐮刀的好幾倍。
  父親在開鐮前,總會坐在水井旁那塊磨石邊,細細地磨鐮。父親磨鐮的神情是那樣的莊重,好像是真如詩中所說“怕鐮鈍,會增加麥子的痛”。當單面的刀鋒被磨成一條極細的線,父親定會瞇著眼,用手上的老繭觸摸鐮刀的鋒刃的內斂,體驗鐮刀的脈搏。
  記得家里開鐮的第一把麥子總由父親割下。他弓成鐮刀的形狀,左手執鐮右手攬麥,在鐮刀優美的弧線下,麥子輕輕的匍匐于地,那嫻熟的姿勢深深烙在我的心里。跟著父親割麥的清晨星星還在閃,麥葉上的露珠,沿著鐮刀的鋒芒,會把他的衣服打濕。當炙熱的驕陽升起,帶有塵土味的汗珠會冷卻鐮刀的滾燙,應了白居易的那句詩“足蒸暑土氣,背灼炎天光!钡顾蛪m土和成泥糊在臉上的難耐與麥芒劃出的道道刺癢,擋不住他臉上豐收的快樂時光。
  當用爻子把一堆堆的麥子捆成捆,父親總會撿上幾個麥穗,揉出麥粒,去享受那沁人心脾的新麥香,那種久違的味道已好久未曾體驗到了。父親這時候會用嫩草把鐮刃擦拭干凈,像個受寵的孩子把它細心的別在后腰間……
  時過境遷,父親已去世多年,鐮刀已被收割機完美的取代。走進家里的農具間,那些擺放整齊的農具靜靜的躺在那里,蒙滿灰塵,忍受寂寞。父親的那把左手鐮,卻被油紙包著一塵不染,深紅色的木把上似乎還有父親的手汗……輕輕的將它從墻上拿下來,鐮的刃似乎還是那么銳利,它肯定也是還在思念主人的情緣。細細的包好,小心翼翼的將他掛在了墻上,不忍打破思念中的寂寞……

 

 
 
  
 
 
   
版權所有:中基發展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
網站備案:京ICP備09039025號
地  址:北京市順義區機場東路2號中國冶金地質4號樓
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