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t id="mseqo"><menu id="mseqo"></menu></tt><tt id="mseqo"><tr id="mseqo"></tr></tt>
<object id="mseqo"></object>
<tt id="mseqo"></tt>
<tt id="mseqo"></tt>
<tt id="mseqo"><rt id="mseqo"></rt></tt>
<samp id="mseqo"></samp>
<object id="mseqo"><option id="mseqo"></option></object>
<tt id="mseqo"><tr id="mseqo"></tr></tt>
 
 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>文化沃野
 
當時明月
來源: 高艷 發布時間:2021-09-18
  

  春日的月是溫煦的夢,夏日的月是喧囂的歌,秋日的月溫涼如水,冬日的月清冷冰潔!靶r不識月,呼作白玉盤。又疑瑤臺鏡,飛在青云端。?”兒時的朦朧記憶,總像是被渡上一層濾鏡的萬花筒,又如月色中床欄外天青色的紗幔,被夜風輕輕拂起又落下,鬧也似的撩在人的心尖上,不覺癢癢地憧憬起,似是失而復得,緩過神來卻已是指間流沙。
  最初是在老房子門前,近前沒有一株樹,卻有一張水泥制乒乓球臺。等盛夏的暑氣漸漸散去,各家各戶都已早早地吃過了晚飯。一邊搬出自家的涼床,左鄰右舍還要互相招呼幾聲,道幾句白日里頭發生的或是純真孩童無知的玩笑話。我家四口人,兩大兩小,爸媽還得在涼床周邊拼上兩條長板凳,或坐或躺地齊齊爬了上去。我和弟弟躺在上面,最愛聽爸爸講《三國演義》,也不知道來來回回聽了多少遍,只記得這樣的故事充斥了整個夏夜。他講得可真有趣,我瞪大著眼睛望向頭頂的天空,月影里是奔騰而過的千軍萬馬,但身旁送來清風的卻不是搖著羽扇的諸葛孔明,而是媽媽有一搭沒一搭地搖著老蒲扇。
  住老房子的時光在我年幼時,影影綽綽只有些淺淺的記憶,沒過兩年我們便住進了新房。新房有兩層,夏夜納涼活動便從門前搬到了樓頂天臺,老蒲扇變成電風扇,娛樂節目也從講故事變成了觀看電視劇。不變地是涼床,還有一家人的歡樂時光。
  那時候我們上學是自備桌椅,學校放假,為防止丟失和損壞是要各自把桌椅搬回家,開學再帶回學校。一到暑期里,在天色初暗的時候,爸爸便提前把放置在閣樓里的課桌搬一張到天臺上去,然后依次接好插座、架好天線、擺好電視和風扇,一切就準備就緒了。我們吃罷晚飯,各自洗漱完畢,上樓等待電視節目播放。有時候媽媽在樓下洗碗,電視馬上要開始了,我和弟弟還要扯著嗓子叫喚她。猶記得有一年每天晚上播放曹俊演的《真命小和尚》,全家人都愛看。
  電視節目結束后,哈欠也一個接一個起來。也有意猶未盡的時候,我們便躺下來看璀璨的星空:哪顆星最亮、哪些是北斗七星、月亮里的影子是嫦娥還是玉兔?那時,我和弟弟還不知道天上一閃一閃移動的是夜行的飛機,只當是流星,巴巴地目送它們消失在視線里。漸漸地,隨著夜越來越深,我們在涼爽的夜風中,在喧囂的蛙聲和蟲鳴里沉沉睡去,等到早晨一覺醒來,卻已經睡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  夏夜納涼的活動也隨著父母忙于生計,我和弟弟漸漸長大、開始上學、開始疲于應付學校作業,而在某一年戛然而止。但我爸是個慣會捉弄小孩的人,換牙期逗弄我們逢人展示自己缺掉的門牙,每年中秋節又告訴我們吃月餅的正確方式是看一眼月亮吃一口月餅,大約小孩都是很好騙的。就這么騙著騙著,只要我們在家,每年中秋節上樓賞月倒成了例行公事一般,大約再也找不到比樓頂更絕佳的賞月位置了。
站上樓頂,便能盡情地游目騁懷。遠處青山的輪廓在明亮的月色里若隱若現,近處的樹叢俯首帖耳趴臥于腳下,萬家燈火如同漫天的星辰點綴著人間,記憶里的一切都如水墨畫般呈現。
  我房間北面一側有塊不算很小的池塘,剛搬到新家沒多久,媽媽從外婆家那邊移栽了一些蓮藕過來,沒兩年便長滿了整個池塘。夏夜花香四溢的時候,我寫完作業總喜歡倚在窗前,每當一陣風過,總要拼命將那些夾雜著花香味的空氣吸進胸腔。香,真的很香!
  月夜聞花香這件事,后來我在書中學到一句詩:“月華當戶白,何處遞荷香?”讀到的剎那,忍不住驚嘆,這與我所處情境可謂別無二致!池塘在北,窗在東,我初聞花香,想探頭去看,卻總也看不到,只能借著美麗的白月光,感受那一片美好存在。朱光潛曾語“眼見顏色,耳聞聲音,是感受;見顏色而知其美,聞聲音而知其和,也是感受!辈贿^如此。
  月光如水,在我的夢境里靜靜流淌,在歲月的流逝中釀就了一池馥郁的往事。

 
 
  
 
 
   
版權所有:中基發展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
網站備案:京ICP備09039025號
地  址:北京市順義區機場東路2號中國冶金地質4號樓
官方微信